•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新闻 > 安康 > 部门
安康黑陶:魂兮归来抒乡愁
2022-07-05  来源:本站原创

记者 唐正飞Lqc安康新闻网

作为安康文化的符号之一,安康土陶是安康劳动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盖盆、酸菜坛子、黑碗、黑陶锅、酒缸、酒壶等餐、炊、茶、酒器具生活用品,均有其身影。土陶鼎盛时期,制品种类达百余种。Lqc安康新闻网

安康土陶历史悠久,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的制作工艺——两根细木棍、一截木头、一根细铁丝、一个转盘、几块木板和若干托盘,这就是安康土陶制作所需的工具了。工具虽然简单,却凝聚着一代又一代制陶人的梦想。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张正满:从小听惯了父辈们摔泥巴的声音Lqc安康新闻网

提起安康土陶,不得不提到盆盆窑。盆盆窑位于汉滨区新城办境内的S308安平路旁,在上年纪人的记忆中再熟悉不过了。在那个工业欠发达的年代,厨房用的面盆、酸菜坛子、碗,喝茶喝酒用的壶、酒罐、酒杯,起夜用的尿壶都出自这里。Lqc安康新闻网

张正满、张正凤兄弟俩就是盆盆窑土生土长的土陶手艺人,从小听惯了父辈们摔泥巴的声音,早已知晓了在转轮盘上泥团的轻重和关于土陶的无数个传奇故事。Lqc安康新闻网

张正满说,安康的土陶大多是黑陶,之所以称之为黑陶,是因为其通体黑色。和别的土陶相比,在烧制的最后一个阶段通过渗碳工艺,让窑内燃烧的木炭熄灭产生浓烟,有意让烟熏黑,从而形成黑色陶器。盆盆窑是黑陶的一种,安康当地的土陶手艺人并非土著,而是来自于湖北麻城。有着土陶手艺的张氏祖先,迫于生计离开了土陶原料土所剩无几的故乡,一路向北在盆盆窑附近发现了能够制作土陶的原料土,便在此凭着手艺安身立命,一代代繁衍下来。Lqc安康新闻网

盆盆窑选料讲究、做工精细、品种单一,是一种低温陶器,从选土到制胚,再到烧陶,十道技艺工序,从采集陶土到陶制品完成要历经一个月左右。Lqc安康新闻网

张正满主要做的是盆。在他的操作间内,一张简易的案板上,张正满正在用力地揉着泥。时不时挑出夹杂其中的大颗粒石子,或撒上细沙草木灰混合物继续揉合泥土。待手中的泥团和熟了,张正满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细铁丝,分出一小块泥土,坐在自己坐了几十年的工位上,不断地抛翻直至不规则的泥团变成球状,再双手用力一甩泥块,球状的泥团在转盘上变成了半球状。张正满开始转动转盘,借着惯性熟练用双手掌心拍打,接着换掌心为半握拳,一手转轮盘一手在厚饼状的泥团中砸出一个盆状的雏形。启动电动轮盘,随着轮盘的高速运转,张正满单手伸向旁边的水盆,拘两小捧水,待盆壁都完全沾上水,便开始了双手塑形。在张正满的手中,原本盆状的泥团变成了直筒状、倒扣碗状,再由倒扣碗状塑为直筒状,捡起水盆中一截光溜溜的柏木木头将盆底压平后,双手沾水使盆内外壁光滑平整,便开始塑盆边成型,然后,才拿到院坝晾晒。当制作好的土坯由土棕色变成土黄色的时候,张正满就会将其收起来,然后烧制。烧窑火候掌握至关重要,火候不到就不是土陶了,烧得过了也会变形甚至还会开裂。Lqc安康新闻网

“比起以前,现在的定制需求更突出一点,事先根据客户的需求制作不同的土陶制品。轻便的不锈钢、塑料产品取代了有一定重量的安康土陶制品……”这种被使用了上千年的安康土陶器具数量正在骤减,张正满介绍说。Lqc安康新闻网

张正满兄弟俩已是盆盆窑的第五代土陶手艺人,也见证了盆盆窑的辉煌与现在的低迷。建国初期,国家鼓励农民传帮带,成立互助组,盆盆窑附近便建起了主要制作面盆、盖锅盆、泡菜盆等的黑陶制作窑。当时,黑陶产业颇具规模,远近闻名,后成为地方国营企业——安康黑陶制作厂,吸纳本地有制陶手艺、有劳力、有兴趣的人入厂,最多的时候工人近百人。鼎盛时期,盆盆窑约有70口窑。每年产量达10万余件,产值万余元。1988年,改革的春风吹到了安康,经济市场活跃了,很多人不再留恋这个又脏又累的行当,谋寻其他门路。如今只剩下两家,年产量万余个。Lqc安康新闻网

眼看着自己该“退休”了,面对记者的提问:“哪些人可以传承你的衣钵?”张正满笑呵呵地说:“只要愿意,谁来学都行。”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张勇:跟着父亲与软乎乎的泥巴打交道Lqc安康新闻网

1980年出生在黑陶世家的张勇,2014年从年迈的父亲手中接过现在的黑陶作坊,距今已有5年了。谈起自己是怎样走上黑陶这条路的,张勇是满满的回忆。Lqc安康新闻网

“我从小就围在父亲的旁边打下手。上学后,一放假就给父母帮忙;初一时,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土陶制品。毕业后,看着邻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向外谋生的时候,我也跟着外出务工的人流,到天津、广东服装车间,进学校经营食堂,最终还是依然回到盆盆窑,跟着父亲与软乎乎的泥巴打交道。”张勇说,对于承传父辈的土陶手艺也是在各种“机缘”共同作用下完成的,用张勇自己的话说,“上学不多,就是一大老粗,别的手艺又不会,出门创业难,土陶制作相对简单,父辈们的客户比较可靠、收入相对稳定。”Lqc安康新闻网

土陶制作看起来对于从小耳濡目染的张勇来说比较简单,但是从零学起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每一个操作都是细节、每一道工序都有技巧,而任何一个地方出现错误都可能失败。张勇不放弃每一个细节,反复练习、揣摩,经过三年努力,终于可独当一面。2014年春天,张勇从父亲手中接过土陶“衣钵”。自此,张勇就“主刀”盆盆窑,父亲退居“二线”,母亲、妻子打下手。Lqc安康新闻网

张勇主打产品是盖盆、酸菜罐罐、黑碗和用于丧葬烧纸钱的“孝子盆”,他也尝试过创新“新花样”、拓展土陶种类,但无人问津只有作罢。客户电话联系,或者亲自上门订货,他们按着客户给的规格尺寸,烧制完成后,通知客户上门拉货,或者找车代发。Lqc安康新闻网

虽然目前产量供不应求,张勇也打算过引进机械,扩大生产,但由于所居住的地方属于城市规划区,可能随时面临拆迁,加之规模化的生产需要大量的黄土,眼下也没有合适的场地。只能是仅着现有的院坝进行小规模生产。对于收入,张勇自己算起了账。天气好了一个月能烧一到两窑,一窑能烧五六百个,一年按10个月算,至少1万多件。在张勇处定制土陶制品的除了全市各县区外,当然也会有邻近省市的客户下的大订单。但“愁作不愁卖”的张勇,只能优先供应老客户和市内各县区客户。Lqc安康新闻网

黑陶的烧制不受季节影响,但雨水过多晒坯、烧制都有影响。要想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面对盆盆窑土陶制作的未来,张勇感慨道:“到我这里算是接上了,可能在我这儿也就结束了。”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传承:守护黑陶制作的星星之火Lqc安康新闻网

相比于出生土陶世家的张正满兄弟、张勇,1986年出生的来显军算是新手。自幼酷爱泥巴,但都是“自娱自乐”,直到上了小学二年级时,随着父亲到汉阴县蒲溪镇的陶瓷厂批发坛子,才有了坛子是用泥巴烧制成的“重大发现”。从安康第二师范学校美术教育专业毕业后,来显军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幼教,后到深圳打工,再到厦门一陶器厂做陶笛。来显军发现自己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自己酷爱的土陶上。Lqc安康新闻网

来显军在校期间,泥塑技艺获得泥塑艺人季夏的传授指导,擅长泥塑人物肖像的创作,这为他传承制陶技艺奠定了基础。通过多年不懈努力,来显军在不间断地反复练习和实践中,逐步熟练掌握了制陶的选料、塑型和烧制的核心技艺,能够将脱胎泥塑和直接塑造以及素泥和彩绘的技巧,娴熟地运用到作品的创作中。他的作品以石梯黄泥为原材料,制作出实用性土陶烧水壶、茶器、酒器,观赏性陶塑艺术等。2013年,来显军成立汉水瓷艺术工作室,2016年,其工作室被命名为汉水土陶制作技艺传习所,他本人被确定为市级汉滨泥塑代表性传承人,致力于挖掘、保护、传承制陶技艺。Lqc安康新闻网

十多年来,来显军醉心于制陶技艺的传承与创作,付出了很多心血和汗水,也遭受过各种各样的非议,有人说他傻,不务正业,整天跟泥点子打交道,没出息;还有的人说他虚度青春,不会挣钱。他也曾动摇过,但他热爱陶艺,也是汉滨泥塑制作技艺年轻一代的传承人,他说:“我要力争做一名优秀传统技艺的传承者、传播者,让更多人通过汉滨泥塑了解安康人文故事,让汉滨泥塑成为安康文化的一张名片。”Lqc安康新闻网

与来显军一样,肩负陶艺传承使命的张国庆,一直致力于实用性陶器的恢复和研制工作,他针对陶器硬度不够、容易漏水等问题进行了创造性革新,研制出物美价廉的陶杯等新型实用陶器。张国庆说,他一定要把龙山黑陶的实用功能恢复成功,这样不仅能激活制陶手艺,更好地传承黑陶文化,也能让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更好地造福后人。Lqc安康新闻网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干这个啦,跟着我学的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说到这里,张国庆显然有些失落:“他们不喜欢,觉得干这个挣不到钱。”Lqc安康新闻网

为了不让这门手艺断在自己手里,张国庆广收学徒,不遗余力地教授技艺,还将陶瓷厂的收益拿来激励他们好好干下去,甚至“强迫”自己的女儿学习这门手艺。在他的带动下,女儿和侄子在工作之余也常常学习制陶技艺,并有望成为下一代传承人。Lqc安康新闻网

张国庆说:“我这一辈子也没别的想法了,只能干制陶这一件事儿啦,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把老祖宗留下的技艺发扬光大!”Lqc安康新闻网

延伸阅读:Lqc安康新闻网

安康黑陶与中国陶艺文明的开启是同步的,考古发现,早在7000年前的前仰韶李家村文化时期,汉江两岸自石泉县马岭坝至旬阳县构元,长约300公里的范围内,均有陶器的出土,据民国三十年安康鲁论先生在《重续兴安府志》中记载:“安康又以虞舜曾陶渔于河滨而窰业最多,砖瓦、石灰窑为各县共有无论矣。而土壶以之煮茶烹茶,其味醇芳,较金石者为良。”据此可见,自从先民们烧陶的烟火燃起,安康土陶技艺一直延续到了今天。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Lqc安康新闻网

(责编: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