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新闻 > 原创
余升富的“蜂王”之路
2020-06-04  来源:本站原创

记者 张乔 通讯员 张昊 刘杨GC5安康新闻网

初夏,走进汉滨区茨沟镇营盘垭村四组中华蜂养殖园,青山环绕,溪水潺潺,百花绽放。河对岸山坡空地里,一排排密密麻麻、错落有致的蜂箱引人注目。GC5安康新闻网

“那个就是老余,我们村中华蜂养殖园和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顺着营盘垭村支部书记刘赐堂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头戴防蜂面罩,身着格子衬衣的中年汉子正在花丛中整理蜂箱。GC5安康新闻网

交谈后,我们得知老余叫余升富,今年51岁,他不仅仅在这个村自己养了1300余箱蜜蜂,在茨沟镇茨口村、滚子沟村、红岩村、二郎村、铁尺村等,他还带动村民养殖蜜蜂5000余箱。GC5安康新闻网

余升富为人谦和,传授养蜂技术,知无不言,群众都喜欢他,因此村里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蜂王”。GC5安康新闻网

张昊 摄 (1).JPGGC5安康新闻网

从南宫山到王莽山GC5安康新闻网

“一个人养,有啥意思?大家都来养,都把钱赚了,那才是最好的嘛。”问起群众为啥给他起“蜂王”这个称呼,余升富憨笑着连连摇头,一句憨厚的话语,让人找到了答案。GC5安康新闻网

说起养蜂的事,余升富抿了一口蜂蜜水,摆开了“龙门阵”。GC5安康新闻网

余升富是岚皋县南宫山脚下的花里村人,家所在的小地名叫“乱石窖”。2009年,余升富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光景入不敷出。“出门打工,一家老小无人照看。种几亩土地,只能勉强混个肚儿圆。”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余升富感慨万分。GC5安康新闻网

无奈之下,倔强的余升富背着弯刀、斧头,在自家的柴山上砍了整整一天,放倒了10余根杂木,制作了18个蜂桶,开始学习养蜂。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后来,南宫山南线旅游公路、南线服务区开始建设,余升富的家在拆迁范围内。拿到补助款,抱着18桶蜜蜂,余升富举家搬到了花里村七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凭借肯吃苦的精神,余升富揣摩出了一套熟练的蜜蜂养殖技术。因为技术好加上原生态养殖的蜂蜜纯天然无污染,余升富的蜂蜜远近闻名。养殖规模也逐年增加,养殖方式也由原来的蜂桶改为了峰箱新式养殖,最多的时候,他发展到了600余箱。GC5安康新闻网

2017年,可以说是余升富养蜂生涯的转折点。汉滨区林业局、茨沟镇林业站干部带着茨沟镇营盘垭村村干部到岚皋县花里村余升富的养蜂基地考察养蜂项目,一次性购买了500箱蜜蜂,运回了茨沟。同时,还把老余带到了茨沟镇参观指导。GC5安康新闻网

这一趟的茨沟行,就如同一颗石子投进了余升富的心海,泛起了阵阵涟漪。经过反复思考,余升富做了一个决定: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是时候扩大规模了,把蜜蜂养到汉滨去!GC5安康新闻网

顺理成章,茨沟镇免费两年在王莽山下的营盘垭村为余升富流转了50亩土地,同时为余升富解决了住房问题。基础设施、矛盾化解、技术支持,茨沟镇“店小二”般的保姆式服务让余升富感动不已。GC5安康新闻网

余升富暗下决心,要在茨沟把小蜂蜜做成大事业。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从单打独斗到“托管代养”GC5安康新闻网

任何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余升富养蜂也是如此。虽然在汉滨区茨沟镇的养蜂事业正在蒸蒸日上,可在岚皋县南宫山镇花里村养殖的蜜蜂却出了问题。GC5安康新闻网

2018年春天,花里村七组部分群众的油菜大面积生虫。为防治病虫害,大家纷纷喷洒了农药。而此时正值花期,余升富养殖的蜜蜂大半受了损失。“几百箱蜂子一夜之间跑得跑、坏得坏,可以说血本无归。”余升富这样说道。GC5安康新闻网

茨沟镇得知这一情况后,多次派镇、村干部找到余升富进行开导,出谋划策,避免在汉滨区发生同等事件。GC5安康新闻网

单打独斗不是办法,规避风险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成立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把村里有发展意愿的群众都纳入到合作社中,把群众嵌在产业链上,共同发展,实现共赢,产业才会做大、做久、做强。”茨沟镇镇长鲁波一句话为余升富指明了方向。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随着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成立,余升富在茨沟镇的养蜂事业渐渐步入正轨,喜事更是接踵而来。随着脱贫攻坚战役的推进,汉滨区从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消费扶贫、技术扶贫、经营主体带贫益贫5个方面,制定了32条新措施,以最大力度争取政策,落实政策,让贫困户稳定增收脱贫。GC5安康新闻网

32条新措施规定,汉滨区当年养蜂至少5箱的贫困户,按每箱500元予以奖补,最高4000元。利用这个优惠政策,镇、村干部为余升富养蜂量身打造了“托管代养”模式。GC5安康新闻网

贫困户有养蜂意愿的,可按照每箱500元的价格,在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购买5至8箱蜜蜂,每箱不少于4脾。再把蜜蜂交给余升富的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代养,合作社每年每桶给群众分红150元,蜂蜜归合作社所有。GC5安康新闻网

仅营盘垭村就有80余户贫困户签订了“托管代养”协议,代养蜜蜂650余箱。除此以外,非贫困户有养蜂意愿的,在合作社购买蜂箱后,每桶每年交给合作社200元管理费,蜂蜜自得。GC5安康新闻网

群众因养蜂得到了实惠,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也得到了长足发展。一大批群众跟着余升富开启了养蜂这个“甜蜜事业”。余升富也因蜜蜂养殖成为了茨沟镇十里八村的名人。GC5安康新闻网

从口口相传到电商销售GC5安康新闻网

酒好也怕巷子深。余升富介绍,原来的蜂蜜一年到头,也能卖空。可是资金周转有时候就成了问题。时间就是金钱,一年到头取两次糖,必须每次在第二次取糖时销售一空,那节约的时间成本,也是利润。GC5安康新闻网
余升富说的这些,其实是秦巴山区特色农产品之前在销售环节普遍存在的问题。曾几何时,大巴山馈赠的“美味”长期藏在深闺无人识,固然有山高路远、交通不便的客观原因,但经营理念落后、市场信息不畅、流通成本过高是主要原因。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原来单靠品质,口口相传,拓展销路的时代过去了,破题农产品“出山进城”,电商必将是一条最捷径、最科学的路子。GC5安康新闻网

在余升富的养蜂农民专业合作社办公室一侧,电商产品展示区的房间格外干净整洁,一排排封装完好的蜂蜜在展架上晶莹剔透。GC5安康新闻网

“这些都是合作社的蜜蜂,现在已经陆续开始取糖了,一箱能取10来斤,一斤零售价80块。你别看现在发展的规模大,蜂蜜可是供不应求哦。”余升富拿起眼前的一瓶蜂蜜,介绍说。GC5安康新闻网

说完这些,余升富急急忙忙翻开手机,指着“汉滨融媒”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条《“硒哥硒妹”打卡茨沟,山货变俏货》的新闻说:“你看,这是前几天,区电商服务中心培养的几十网红到我这里来直播的事儿。现在不比以前了,我们出货走的大部分都是电商了。”GC5安康新闻网

GC5安康新闻网

为了跟上形势,余升富向营盘垭村第一书记王磊进行请教,学习使用电脑开网店,并学习了录直播、发抖音等,茨沟镇干部也通过微信朋友圈向外界展示蜂蜜的养殖、收获等情况为余升富蜂蜜提高知名度。GC5安康新闻网

电商销售的路子渐渐铺开,茨沟镇又抓住了“消费扶贫”的平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将合作社的蜂蜜推向全镇和市内外。GC5安康新闻网

“现在,还没有到取糖的时候,但订单却已经销售了有一半了”说话间,随着一阵“好运来”的手机铃声,余升富接起了电话,几句简短的回复后,余升富笑着对记者说:“又定了50斤出去......”GC5安康新闻网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从岚皋县到汉滨区,从18桶到5000箱,余升富经历了很多波折,也尝到了辛苦后的甜蜜。在养蜂的路上,余升富正在继续探索,一个带领当地群众致富的“蜂王”,如同阳光下的蜂蜜,已然在王莽山下闪出了光芒。 GC5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