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他的书香他的山
2019-12-11  来源:本站原创

□ 李焕龙2Wq安康新闻网

与他相见,在高大巍峨的凤凰山上。2Wq安康新闻网

与他相握,在顶天立地的书墙之下。2Wq安康新闻网

因朋友相邀,我等乘大礼拜的休闲之机去凤凰山林区,是为陪伴一位退休老同志爬山、登高、晒太阳。一出城,我们便把导航设在了“南山云见”。这是一趟十分不便的郊游,从恒口下高速,走村道,爬山道,在村庄七转八拐,在山林左盘右旋,直到混凝土道路的尽头,才达目的地。我问为啥跑了这么远,召集人袁女士说是因为有趣。我问请客吃饭需要客人如此费时吗,她说到此的乐趣不仅仅是为了吃饭。2Wq安康新闻网

这话,便使置身的密林有了仙境的意趣,更使我们的问答有了禅意的味道。2Wq安康新闻网

正笑闹间,听到一声“李老师”,便见年轻、帅气、一身汉服的诗人杨麟来到身边。我问他咋在这儿,袁女士说他是老板。2Wq安康新闻网

我当下懵了。一个那么浪漫的青年诗人,怎么退隐山林当起了民宿老板?2Wq安康新闻网

杨麟笑而不答,只是一个劲儿地招呼客人进院子,说是茶已沏好,还有山果等候着。2Wq安康新闻网

进了土墙、瓦顶、木廊、石阶组成的开放式大院,老少客人均被这古色古香伴现代气息,农耕工具配时尚用品的精巧组合而折服,而我所叹服的却是飘散于花香、木香与酒香、菜香之外的满院书香。2Wq安康新闻网

杨麟见我不时瞅视客厅的内置照壁,就使了个眼色,引我入室。2Wq安康新闻网

照壁正中有其店名“南山云见”四个大字,写的苍劲、古朴,见落款是“杨麟”,我大吃一惊:“你还是个书法家呀?”他轻声笑道:“少小写诗,难免年少轻狂,习书练字,有益怡情养性。”我点头望他,实为刮目相看。2Wq安康新闻网

从照壁东侧进入,见东墙悬挂的四扇屏古风扑面,其间山水既有古人风格飘逸的写意,又有今人钟情生态的写实,其天高云淡的诗意与山重水复的乡愁融为一体,别具风韵。一看落款,又是杨麟,我心又吃一惊。见我忽而看画忽而看他,他便含笑轻答:“不想成名成家,只为怡情养性,养诗。”2Wq安康新闻网

古代文人追求的诗书画三才兼备,在当代青年诗人杨麟身上得到了如此充分的体现。因何?不会仅仅是他所轻描淡写的“养诗”吧!2Wq安康新闻网

转身之际,目击西墙,视觉震撼。这一架上顶的高大宽阔的书墙,立马让我因仰视书山而仰视主人。2Wq安康新闻网

我缓缓走近,慢慢伸手,摸抚着一排排中华文化经典、国外文学名著和一本本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柳青文学奖等当代佳作,还有本省、本市的文友著作。当我的目光盯住了杨麟的书,心弦再次震颤。2Wq安康新闻网

在并不醒目的位置上,杨麟的诗著格外引人注目。一个生于1983年的青年诗人,在诗人都不太读诗的年代,竞然出了这么多诗集,真是安康诗坛之奇迹。2Wq安康新闻网

诗集《当一切暗下来》,作家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发行;诗集《词语的暴力》,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发行;诗集《我几乎只看见光》,中国炎黄文化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发行;诗集《石嘴河的黄昏》,九州出版社,2018年4月出版发行。2Wq安康新闻网

看了这些,我又问:“你当年在师范上学时,就是一书成名的少年诗人,那本诗集呢?”2Wq安康新闻网

他说没了。2Wq安康新闻网

“那本著名的情诗《红色的心》呢?”2Wq安康新闻网

“没了。”2Wq安康新闻网

“那本青春四射的《杨麟五年诗选》呢?”2Wq安康新闻网

“没了。”2Wq安康新闻网

“还有,你们几位青年诗人的合集……还有,你的散文集呢?”2Wq安康新闻网

“没了。”2Wq安康新闻网

没了,也就没了。他回答的淡然、淡定,不拖泥带水,不依恋,不怀恋。2Wq安康新闻网

见我因其藏书缺了他自己的书而可惜,而叹息,他却宽慰道:“书不为作者自拥,而广泛分散到了读者的手上,应该是个好事。”2Wq安康新闻网

一语击醒梦中人!2Wq安康新闻网

此语,正合我意!2Wq安康新闻网

身为图书馆长,这正是我的追求。既希望各级各类图书馆的藏书能为广大读者所读,又期盼公私藏书都能飞到各位读者手中。书是供人阅读的,读者拥书,才是书的价值所在。2Wq安康新闻网

为此,我恭贺杨麟“断书”。2Wq安康新闻网

为此,我感动于杨麟在凤凰山的半山腰上营造的这座书山。2Wq安康新闻网

于是,我建议他把这供大众阅读的书舍取名“伴山图书馆”2Wq安康新闻网

他的意思却是:伴山伴人均好,只要有益于人,无名亦可。真要命名的话,"静养"便是。2Wq安康新闻网

他说:“因寄情山水而到此休闲的人,是为静度慢时光而来的,无论半天整天三五天,不管工人、农民、商学仕,只有茶香、酒香定然不足,唯有书香最能让人静心静身静养。”2Wq安康新闻网

我环视室内外,看到了茶几旁读书的美女,藤椅上翻书的童子,门墩上亲子阅读的母女,院坝边倚树看书的帅哥,就连我等所陪的老领导也在翻阅着杨麟的诗集。2Wq安康新闻网

我和杨麟立即出门,来到老人身边。我主动介绍:“这是老板,诗人杨麟。"2Wq安康新闻网

杨麟补充:“这是我的业余生活,平时在企业上班,节假日上山,既打理店子也打磨自己。”2Wq安康新闻网

有人打趣性插话:“办个民宿,是为挣钱出书?”2Wq安康新闻网

杨麟笑对“养心养性养诗。”2Wq安康新闻网

老领导听了这活,竖指点赞:“年轻人,情趣高雅,志向高远,很好!”2Wq安康新闻网

接着,几位老者要参观住宿用房。2Wq安康新闻网

登上木梯,踏上木楼,看着木床上的传统棉被和室内的现代化空调、卫浴等配套设施,老领导拿起床头柜上的《平凡的世界》,推开木窗,遥望山林,缓缓落座,自言自语:“有一屋一床和一窗天地,有一书相伴和一院书香,我想,我会住上三五天的。”2Wq安康新闻网

下楼后,人们伫立于书山之前,许久许久。2Wq安康新闻网

开饭时,人们带上了杨麟的诗集和鲁迅、艾青、贾平凹的书,还有本地作家的著作,11种16册。2Wq安康新闻网

杨麟的脸上,弥漫着书香。2Wq安康新闻网

室内、院内和园中、林中的客人,都欢喜在这满屋满园满山的书香之中。2Wq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