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春到
2020-02-14  来源:本站原创

□ 沈奕君QCS安康新闻网

临团年,父亲说,不回家了!QCS安康新闻网

接完电话,我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毕竟我是学医的,对传染病比较了解,尤其是在单位群里,看到那种临“战”的气氛,也感到问题严重。QCS安康新闻网

娘说,再给你伢打个电话,饭都熟了。娘早已习惯父亲的迟到,每年团年饭,全家都等着他,今年也不例外。QCS安康新闻网

孩子们欢快地在屋里奔跑,没手机的时候,童年也跟着时光,返了回来,尽管电视不断播放着疫情信息,对他们来说,距离很远。QCS安康新闻网

娘说,肉都快煮烂了。她其实想让我再给父亲打个电话,我没有应答。QCS安康新闻网

不经意间,外面下起了雨,慢慢有了响声,隔着窗户,我还是给父亲发了个短信,伢,快回家吧。等了一会儿,父亲没回。QCS安康新闻网

街上时不时有几个路人,都是步行的村民,大家招呼着对方,擦肩而过,也能见到一些挣到钱的村民,开着好车回乡,以往会引来一堆围观的人,一人发一根烟,聚在一起侃大山,今年也有那么几个,一看大家都窝在屋里,只能按几声喇叭,呼地就走了,留下一阵余烟。QCS安康新闻网

父亲是下午一点多接到电话的,接完电话他就走了,还是穿着他那件灰色的羽绒服,那是妹妹从广东寄回来的。娘说,花了妹妹五百多块钱,每说到这里,我内心也感到自责,这么多年来,我还没有给他们买过衣服,并不是没钱,只是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一切从简,感觉自己好像对人情淡薄了许多。QCS安康新闻网

听弟弟说,有几个外地回来的村民,让父亲去排查一下,主要是看有没有感冒症状,量个体温,说专业些,也就是做流行病调查。QCS安康新闻网

家中代代郎中,润泽乡里,一心想让我接衣钵的父亲,最终还是寄希望于弟弟,学医之后,工作了几年,我依旧选择了喜爱的文字。而弟弟很争气,学的是医学影像,毕业后,在乡里卫生院从事放射工作,越干越有经验,就是在家过年,也经常接到村民电话,询问病情。弟弟总会耐心解答。QCS安康新闻网

弟弟比我小,但是比我懂事,家里的事全靠他顶着。见到他时,看到他额头上多了一道瘢痕,一问才知道,是年前下村扶贫途中,因紧急情况,救护车急刹车导致的。我问他给单位说了吗,他说小事情,为村民做点事,不算啥,吃点药,慢慢就长好了。弟弟帮扶的村,恰恰是我们村,一想上阵父子兵,不就如此嘛。QCS安康新闻网

我在外县工作,尽管在一个市,可是一忙起来,根本没时间回家,因此,每逢过年,都要祭祖,耕读传家、忠孝节义也是家里的传统,于是在等父亲回家的间隙,我便踏上了祭祖之路。QCS安康新闻网

脱贫攻坚让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除了楼房,最主要的还是路,宽宽的水泥路,走上去踏实了许多。走过一段水泥路,跨过一座水泥桥,绕过几个弯,就上了山,边走边看,心里踏实了许多,尽管每年都看,但是我却长了一岁。QCS安康新闻网

不一会儿,就返回归途,我绕道去老屋,门开着,鸡叫着,一看父亲就在屋。QCS安康新闻网

“你咋来了,快回去。”父亲嚷嚷着,把我往门外赶,我赶紧往门边挤了挤。父亲终究是老了,快60岁的人,劲儿明显不如以前,看撵不走我,就坐了下来,我问了排查人员情况,聊了一会儿,说,走,回去吃团年饭,一年难得见几回面,总要喝几杯吧。父亲说不过我,就跟在我后边,往回走。边走,父亲边接电话,都是些寻病买药的村民。QCS安康新闻网

父亲说,那个病虽然传染性强,只要注意防护,还是不要紧,国家力度那么大,过不了多久,肯定能控制住。我哦了一声。QCS安康新闻网

到家后,父亲换了身衣服,洗了头,然后对手消了毒,才坐上桌子。所谓团年饭,其实很简单,就是几个凉菜,两个汤,五六盘热菜,聚在一起,聊聊天。聊着聊着,又聊到疫情话题上,心情也变得沉重了下来,刚准备喝酒,父亲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电话,接通后是一个外地声音,也是村民,一问症状,发烧、干咳、气短。父亲放下筷子,喝了口碗里冒烟的热汤,到卫生室去了,父亲一下席,我们也没吃了。QCS安康新闻网

雨越下越小,逐渐停了,街上还是见不到几个人,单位群里发了很多消息,大多都是疫情防控方面的,我觉得问题严重。QCS安康新闻网

大年三十,父亲没回家,一个人在老家住,我接到通知,尽快赶往县里。QCS安康新闻网

春节像涂了层雾,变得灰蒙蒙的,妻子也接到电话,安排时间,赶往医院值班。QCS安康新闻网

从正月初一开始,父亲就投入到疫病防控中,奔走乡里,讲防控知识,劝大家尽量不出门。我回到单位后,被抽到县疫情防控办公室,从事宣传引导和对一线人员采访,随后奔赴医院、管控站点和疾控中心,采访那些奋战在一线的人。QCS安康新闻网

依稀记得,进入医院的那天,采访的人叫余文,36岁,已经在科室连续工作1个礼拜,妻子也在医院血透室,尽管外边对病毒说的厉害,但他显得很淡然,就是一个传染病,只要做好防护,科学治疗,按专家的建议,做好自我保护,没有那么可怕。我的采访经常被就诊病人打断,采访完毕,我们相视一笑,随行的同事问我,你们好像认识一样,我说,我们是同学,你信吗?他摇了摇头。QCS安康新闻网

接连的采访,让我很感动,90岁的老党员捐出1万元特殊党费,哺乳期妇女不提困难上一线,退休职工延迟退休再站岗,村民主动申请担任疫情防控志愿者,在这场“战役”中,党员干部群众携手同行,让寒冷的冬天多了温度。QCS安康新闻网

几天前,父亲接诊了一个病人,咳嗽、高烧,有疫区务工史。随后,他按程序进行了申报,镇上也来医生采集了样本,从那天起,父亲就再没回个家,把自己关在老房子。QCS安康新闻网

疫情防控仍在继续。我所在的平利县,毗邻湖北省竹溪县,两边虽然暂时中断了交通,但网上联系依然,大家在微信中相互鼓劲,共渡难关,就像我家的微信群,虽然我们分隔各地,但每天晚上都会报个“平安”。QCS安康新闻网

昨天下午,父亲在微信里说,真替那位村民高兴,上边反馈,送检样本阴性。此刻天气预报显示,明天武汉多云转晴。QCS安康新闻网

今早,父亲打来电话说,昨儿晚上,吹了阵风,路边的野树长出了嫩芽,看来春天快到了,我应和着说,春天就到了。 QCS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