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排骨汤
2021-02-09  来源:本站原创

□ 张丽娟pgq安康新闻网

“大雪”节气过后,意味着真正进入仲冬时节,随时准备迎接一场与雪的不期而遇。pgq安康新闻网

在我的记忆里,每逢这个季节,母亲总会炖上一锅排骨萝卜汤,犒劳辛苦忙碌一天的家人。排骨汤,选择上好的排骨肉,配菜就是本地最普通不过的萝卜,清水文火慢炖,待出锅时放入少许的盐,色泽清亮、汤鲜味美。不知从何时开始,这种对于家的思念,不知不觉成了一种“舌尖”味蕾的回忆。pgq安康新闻网

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是在一个偏远的小镇度过的。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房,那是一间镂空的木板房,冬天,寒风吹过,纸糊的墙面呼呼作响,夏天,高温炙烤,如火炉一般。最难的莫过于下雨天,屋内小雨不断,没有下脚之处。因为房子地处镇中心,便于做服装生意,所以父亲对家也是一番精心设计。尽管这个家有些逼仄,除了放置两个货架、一张桌子、一张床之外,再没有多余的空间属于我们,经常是桌子上下、床底上下塞满了待售的衣服,就连屋顶父亲都不放过,用铁丝拧成镂空的网状,将货物放置其中或将其挂起。那时候,我写作业只能趴在货架上或者蹲在马路上找个台阶即可,好不容易熬到三年级有了晚自习,心中窃喜再也不用为写作业发愁。无论物质如何匮乏,生活如何艰苦,母亲隔三差五变着花样,改善一家人的伙食。俗话说,三九补一冬,来年无病痛。仲冬时节,母亲总会提前向街坊邻居打听,谁家准备杀年猪了。那时候,物资紧缺,即使有钱也很难买到东西,好不容易买上二斤肉,还得精打细算地安排。一顿排骨汤,开了入冬以来的第一道荤,即使汤多、肉少,我依然如同过年一般欣喜若狂。pgq安康新闻网

由于父母忙于生计,弟弟年幼,无暇照顾我,把我留在外婆家,有时候奶奶或者其他亲戚帮忙照顾。后来,我上了大学,在异地工作,尽管离家不远,但很少回家。再后来,我与丈夫均在异地乡镇,工作更加忙碌,回家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记忆中,和父母总是聚少离多,和他们的交流只是只言片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家的概念很模糊,父母变得客气而又疏远,亲近而又陌生。因为忙碌,行程紧张,回家也总是吃一顿饭的功夫,说话最多的时候也是在餐桌上。“你们要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每次在饭桌上,父母总会叮嘱,那时候总觉得他们好迂腐,我们都是成年人难道还不会照顾自己,每次总是不屑一顾。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我患上急性胃炎,医生再三告诫饮食清淡,可外卖都是辛辣重口味。于是,在单位宿舍置办了简单的厨具,开始学习起烹饪,打电话向母亲“取经”,我学的第一顿饭就是排骨汤。后来,手机可以视频聊天,我经常一边做饭一边和母亲视频探讨,厨艺成了我们共同的话题。每每这时,我们有了从未有过的亲近感,原来母亲是那么的温柔和耐心,那段日子从母亲那里学会了许多拿手菜,如红烧鱼、鱼香茄盒、青椒肉丸、焖鸡汤等等,也感受到那一份浓浓的亲情。pgq安康新闻网

年关将近,母亲又要为年开始忙碌。虽然如今生活条件好了,衣食无忧,但由于母亲性格执拗,总说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样子,屋里屋外忙碌着,灌香肠、熏腊肉、蒸米粉肉、油炸菜盒子……这些味道就是对家最深的记忆,它深埋在我们的心底,让我们牵肠挂肚,又积聚着某种能量,激励着我们远行! pgq安康新闻网

(责编:王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