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时光深处的温暖
2021-12-01  来源:本站原创

□ 石昌林Gyk安康新闻网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从初中直接考上了中专,消息像长翅膀的喜鹊一样,立马在村子里传开了。Gyk安康新闻网

我从乡亲们家门前路过,乡亲们必起身笑脸相迎,强拉硬拽着留我吃了饭再走。说是吃饭,实际上只是我一个人的盛宴。新麦面加水揉成软软的面团后,用擀面杖擀成饼,撒上精盐、雪白的葱花和捣碎的新花椒,再次揉成面团后用菜刀切成几个小块,然后把它们分别擀成薄饼。油饼烙好后,乡亲们又从睡房里端出平时舍不得吃的土鸡蛋,一股脑儿地打在碗里,筷子搅都不搅,转身洗净从自家地头割下来的嫩韭菜,不一会儿工夫,一碗油汪汪的韭菜荷包蛋汤就端上桌。Gyk安康新闻网

我一个人吃着黄亮亮香喷喷的油饼和油汪咸香的荷包蛋,听着乡亲们微笑着低声鼓励自己的孩子,“你要多向你小林哥学习哩。”Gyk安康新闻网

那些年,不管我走到哪一家,乡亲们必要留住我吃饭,不是油饼、荷包蛋就是包饺子,家家都用在那个年代很金贵的吃食招待我。我至今记得,有次从麻脸舅舅家门前路过,舅舅舅母俩人合力将我拽进他们简陋的小屋,舅舅堵在矮小的屋门口,舅母去厨房给我一个人包饺子。他们硬是看着我吃下满满一碗饺子后才放我走。其实我知道,那些年,他们自己一年半载也舍不得这么吃。我的心里既充满了感动,又无比惭愧。Gyk安康新闻网

我知道,我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不然如何对得起乡亲们这般的厚爱和期望。师范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茨沟中学教书。在茨沟的那几年,每个星期六早上上完课后,学生们不是在老师宿舍门口就是在校园墙角,磨磨蹭蹭地不走,恳求老师去他家里家访。Gyk安康新闻网

山里的学生由于路途遥远,大多都选择住校,一个周回家一次。回家时便缠着老师去家访:“我爸说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请您去我家里。”这里山大沟深,每一次家访都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都是在学校吃过中午饭,然后一点钟左右跟着学生从学校出发,到达学生家里基本上就是三四点左右。Gyk安康新闻网

山里天黑得早,到学生家里基本上已是掌灯时分,偏房里火烧得旺旺的,男主人赶忙给我泡茶让座,女主人在厨房和偏房之间进进出出地忙着,豆腐干、卤鸡蛋、魔芋豆腐、酸辣小鱼已经摆上了桌,腊猪蹄在火笼上的吊罐里“咕咚咕咚”地炖着,家酿的酒已经斟满了酒壶,放在火笼边煨热。一杯热茶过后,主人家的酒菜已经备齐。主人家一边陪着我们吃酒,一边和我们聊起家常,有意无意间询问起自家孩子的学习情况,一顿酒饭吃完,已经是月挂半空。Gyk安康新闻网

第二天早上还没起床,女主人就备好了酸菜浆水和手擀面,准备下面给我们醒酒;男主人则在院坝坎边忙着杀鸡。吃过了酸菜面,男主人便要领着我们去他家的房前屋后、田间地头转,看看他种的冬小麦,参观他新修的山泉自来水井,瞧瞧他经营的天麻、木耳、魔芋等副业。一圈转下来回到家,基本上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午饭过后我们便与学生一起又往学校赶。Gyk安康新闻网

至今还记得有个叫党信稳的学生。记住他的原因是一直没有到他家里家访。有一段时间,每周六放学后,他就在校园里赖着不走,我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反反复复地说他爸已经叮嘱他好多次了:“这次一定得把老师请到家里去。”那时候由于山高路远,每周只能去一个学生家里家访,后来又因为自己腰椎的原因,所以直到调走我也没有去过他家里。Gyk安康新闻网

这么多年过去,我依然清楚地记得时光深处的事,那些学生的单纯可爱和家长们的深情厚谊,这些带给我的温暖,在每一个我困惑的时候支撑着我继续前行。 Gyk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