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匆匆岁月慢慢记
2022-03-29  来源:

□ 楚翁 s95安康新闻网

《旬阳人物志》的朋友魏龙田君和我聊微信,鼓励我写回忆录,快三年了,我总是推拖。普通百姓有什么好写的呢?其实任何人的一生都是雪泥鸿爪,自留痕迹。回忆过去的日子是为了今天的生活,这是老年人的生活方式,需要用废料去填充渐渐空虚的岁月。去年3月30日老同学李本陕病故,之后又先后走了两位同学,我很悲戚伤怀。我们这一辈人就这样了,跌跌撞撞,匆匆忙忙地快到了尽头。我是该写写回忆了,写写过去,想想现在,期待未来。s95安康新闻网

如何开头呢?没有开头。何时结尾?不可知。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吧,就如同现在的日子,走到哪里天黑,就在哪里歇下了。没有章法,不讲文法,也无须逻辑和照应甚至修辞。就从这里开始吧。s95安康新闻网

老六房的孙女屈先花写了一篇散文《老庄,老树》。读了两遍,很有感触。文字流畅不待言,感情表达真切深厚,很耐看。这老庄在旬阳县(现在该叫旬阳市了,去年才挂牌改名),距离我出生成长的神河小镇不过十几里山路,可是我从未去过。也许儿时去过吧,忘却了,已完全记不清老庄的模样。我答应先花年底前一定要去看看,那一定是个好地方,她的赞美我相信,因为我出生和成长的神河小镇也是很美丽的,尤其是过去。s95安康新闻网

神河镇是一个古老的小镇,多么古老,无从考证。但我清晰记得镇上的几座古庙,尤其是上庙,就在我家的正对面的青松寨下。青松寨不算高,但怪石嶙峋的山崖上生长着几百株白皮松却很壮观别致。镇上的人对它们也十分敬畏,山上的松,山下的树,从没有人去砍伐,即便是五十年代的大炼钢铁,六十年代的“文革动乱”,保护这片林子是市民们自觉的行动,共同的心愿。我常常坐在家门口,看着太阳由东向西从它的头顶走过,朝晖夕阴,不同气象,令人遐想。青松林下有一座古庙,叫上庙。庙的下面是一座戏台,戏台的大门就连着街道。戏台的对面是一面青石坡,一层一层的,像影院的阶梯一样,看戏人随意选位坐在那里,高度、距离很适中。整个庙的设计构建很完整的。庙里有正殿,正殿两侧是平房。院子里最有资历的要算两棵柏树了,高过正殿,粗若大缸,怪枝凌空,郁郁葱葱,少说也有五百岁吧。不知道是先有柏树然后有庙,还是庙里的先人栽下了树,再然后就有了集镇。说古镇应该是名副其实。s95安康新闻网

神河之名与庙无关,缘之于河。青松寨的背后有两条河,在交汇处也有一座小庙,叫财神庙,沿着右侧一条大河上行数十里又有庙叫白庙,继续溯源而上便是石门,石门是否因庙而建,没有考证。石门之西南有一山峰,就是西岱顶,是神农架和化龙山群峰之中的要员。我于2014年6月结友登顶而望,四面苍山,云蒸霞蔚,形势非凡。山顶也有一庙,古碑奇树,遗迹尚存。那么大的石碑是何人搬上山顶?又是何人镌刻其字?何人手植庙柏?真是神乎其神!所以由此而下的这条河叫神河似应无惑。神河在青松寨下与另一条河相汇,就有了神河口的名字,这应是神河镇的乳名吧。s95安康新闻网

先花笔下的老庄老树,与神河古镇古树何其相似。神河屈氏并非土著,经考证,嘉庆年间由湖北麻城而来,然后依山傍树筑屋,繁衍三百余年,至今树大根深,枝繁叶茂。人类生存发展与生态息息相关,一个家族也应是如此。老庄长存老树盘根,这是我们的精神家园。乘着现在腿脚还算灵便,尚能爬坡登山,一定要去老庄看看。s95安康新闻网

(责编:徐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