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散文诗歌
上山打连翘
2022-08-17  来源:本站原创

□ 魏青锋6WN安康新闻网

老家乡下背靠连绵的秦巴山,俗话说靠山吃山,记忆里一到农闲,村里人就结伴去山里挖苍术、柴胡等药材,我也常跟父母上山,所以在草丛里能轻易地辨别出这些药材。夏秋季节,村里人隔几天就要上山去打连翘,此时满山的连翘豆已经有花生米大小,青绿中泛着黄意,在一阵阵山风中频频向你点头。6WN安康新闻网

连翘是一种中药材。相传名医岐伯经常领着孙女连翘去山上采药,一日他在尝试一种刚采摘的药材时,出现了中毒症状,嘴脸发麻,口吐白沫,当即不省人事,孙女连翘惊慌地失声痛哭。可是在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情急之下,她捋了一把身边的几片嫩叶,揉碎放入爷爷的口中,片刻工夫,岐伯就清醒过来。后来康复的岐伯开始研究这种植物,发现它有很好的清热解毒功效,便把这种药材记载下来,并以孙女的名字命名。6WN安康新闻网

传说有多少真实性村里人并不关心,他们只在乎连翘的价格。那时候,才采摘的湿连翘六毛钱一斤,晒干的连翘要两块多。处暑过后,是连翘成熟的季节,连翘的枝蔓有点像迎春花,从根部喷射出一丛长长的、柔软的枝条,稀疏的黄叶间,花生米大小的连翘豆顺着细枝排列着,细枝弯弯斜斜垂下来,在秋风中摇摇荡荡。山坡上到处是晃动的人影,脖颈上挂一只布口袋,左手扽一根枝条到胸前,右手轻巧地在枝条上跳跃着,够一把了就塞进布口袋里。更有甚者,手搭在枝条上,顺长一捋,连枝叶甚至毛毛虫一把塞进布袋里,这多半是皮糙肉厚的庄稼汉,等到休息时,匆忙吃口饼子喝口水,摊开口袋挑拣杂物。6WN安康新闻网

有一年暑假,头天下过雨,地里泥泞伸不进脚,父母便商量着上山打连翘,那时我窥伺一支新钢笔良久,便央求父亲带我一起去。次日天不亮,父母就喊醒我,三个人背着干粮出发了。浅山的连翘几乎被打光了,我们只能到后山的梢子林去,要翻过两座山梁。第一座山梁叫碾盘坡,远看像个大大的碾盘,登高远眺,远处的村庄就像积木搭起来玩具。等爬第二座山时,我的兴奋劲过了,腿挪不动了,母亲就拉着我边走边跟我讲故事。6WN安康新闻网

阴坡上林密,没有路,我和母亲跟着父亲往前走,草丛里秋虫不知疲倦地“唧唧”叫着,父亲边走边采摘路旁零散的连翘,这样走走停停。日头正当午时,父亲突然兴奋地叫了一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一块连片的连翘丛,我突然来了精神,踉踉跄跄爬了上去,似乎那支心仪的钢笔在眼前晃来晃去,母亲笑着说:“慢一点没人跟你抢。”才开始我伸手一粒一粒采摘,机械的重复很快让人胳膊酸疼,腿也站麻了,索性折断数十根枝条,盘腿坐在草地上,枝条放腿上慢慢摘。就在我为自己的方法自鸣得意时,被父亲发现了,他严厉地批评我:“一树好好的连翘就这样被你毁了,没个三五年是长不好的,都像你这样,那明年大家都没啥可摘了!”我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6WN安康新闻网

太阳偏西了,母亲招呼休息一下,我跟母亲啃着馒头喝着水,眼看三个布口袋都满了,估摸着休息一下就能回家了,谁知父亲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大的蛇皮袋子,把连翘豆倒进去刚好半蛇皮袋子,父亲看我神情低落:“钢笔的钱是有,如果还能换个书包……”6WN安康新闻网

我重新鼓足劲开始干活,父亲不无遗憾地说:“今天袋子带少了!”母亲笑父亲:“干啥事都不知足,等过几天收了苞谷,再来就是了。”我着急地说:“你们来,我可不来了!”我的话把父母都逗乐了。等晚霞扑过来,漫山遍野一片绚烂,蛇皮袋子终于装满了,父亲掮在肩上,我跟母亲也各自背着半布口袋连翘,踩着夕阳迎着秋风踏上了回家的路。6WN安康新闻网

返回碾盘坡下,远远的人影晃动,手电光朝着我们照着,一堆人围上来:“连翘卖不?”“多钱?”父亲问。“五毛钱!”“五毛钱,前几天还是六毛多!”那人嘿嘿笑了:“这不刚下雨吗?”我们走过去,那人又冲着我们背影喊:“最多五毛二!”“回头晒干卖!”母亲高声应着话,回过头又跟父亲算账:“晒干卖两块三四,麻烦一些,可能多卖十多块钱哩。”天黑看不清父亲的表情,只听到父亲嗯嗯的声音和噗沓噗沓的脚步声。6WN安康新闻网

过后几天,我又跟父母上山打了一次连翘,随后母亲把两次的连翘晒干,又簸掉籽,去镇上的药材收购站卖了,居然卖了一百多块钱。捏着一沓零钱的母亲满脸掩饰不住的喜悦,在供销社买了白面、油盐,还破天荒买了几块蛋糕,父亲也去文具店买了那支钢笔给我,书包的事他似乎忘得一干二净。6WN安康新闻网

此后每年秋后我都会跟着父母上山打连翘,以此挣钱补贴家用,也体验着父母艰辛劳累的生活,一直到我考上大学然后进城工作。现在的家乡栽植了满地的果树、花椒树,秋后也正是苹果、核桃和花椒成熟的季节,恨不得多长几只手脚的庄户人,再也没有时间上山打连翘了。 6WN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