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世间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
2020-08-26  来源:本站原创

□  董良军chT安康新闻网

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年了。一直想为母亲写点什么,但是至今未能如愿。每每提笔,那笔间流淌的,便是对母亲的深深思念和失去至爱的无尽悲痛。chT安康新闻网

自打记事起,母亲浓浓的爱意就始终包围着她的三个儿女和这个家。chT安康新闻网

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家五口挤在十几平米的一间屋子,外面做饭,里屋就是卧室。不知从何时起,母亲突然说要盖新房,大家一听都极力反对,因为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但是母亲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说干就干,请了左邻请右舍,又让父亲从单位供销社所在的村里请来一些老乡当帮手,房子很快就动工了。chT安康新闻网

盖新房的那些天,家里热闹得像过年。好几十口人吃饭,母亲一个人全包了。在母亲的“监工”下,三间搭一厨的大瓦房很快建好了,还拿白石灰抹了外墙,三合土打了地面,漂漂亮亮,令人羡慕。住进去没几年,母亲又陆续盖起了猪圈、厕所,打了水泥院坝、屋檐坎,还利用挖土方空出来的一块好地,种上了四季豆、茄子、豇豆等蔬菜……。chT安康新闻网

除了这点菜地,几里外,家里还有几亩旱地,几分水田,但是母亲基本上不舍得让我们干。那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插秧和杀猪了,家里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还能吃到肉、喝到酒。母亲喂猪也是一把好手,每年至少都要喂一头猪,记不清我和弟弟要打多少猪草,反正临到年底,那猪肥的连路都走不动了。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过日子非常节俭。谁要是把饭粒撒在桌上,就得捡起来吃。来了修鞋补锅的,她就把家里的旧鞋破锅拿出来倒置一番。平时吃米面细粮,母亲总要在里面掺一些包谷珍、红薯、土豆什么的,她说这既能吃得饱还能省粮食。每到二三月荒春头上,人家的粮食所剩无几了,而我家的细粮还没吃完。chT安康新闻网

那些艰苦的年月里,为了贴补家用,母亲给当地一家工程队做过饭,给乡卫生院洗过衣服,在学校卖过馒头、包子、油条,还带着妹妹在小镇的地摊儿上卖过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夜半三更,经常能看到母亲坐在昏黄的灯光下缝缝补补的身影,那时候我们兄妹三个的衣服、鞋垫、毛衣,几乎都是母亲亲手做的。chT安康新闻网

80年代中后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小镇,新鲜事物层出不穷。如果来了照相的,母亲就领着我们合个影。看到弹棉花的,她得赶紧置办几床新被子。生性要强的母亲靠着省吃俭用,相继置办了缝纫机、自行车、洗衣机、电视机,把小日子过得井井有条,人见人夸。记得有一年,母亲亲手为我和弟弟缝制了一件衬衣,上面还配有红色的纹路,穿起来有模有样,特别漂亮,至今还记忆犹新。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对我们的管教也十分严厉。我的初中语文老师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在母亲的“逼迫”下,我硬是跟着老师苦练了三年。《西游记》热播的那一年,我和弟弟偷偷溜到村头的水电站看电视,被母亲知道后狠狠地打了一顿,初中生活就这样懵懂的结束了。chT安康新闻网

县城高中离家有好几十里地,开学那天,母亲一路颠簸几个小时把我送到学校。每次回家,母亲总要做些木耳鸡肉、瘦肉萝卜丝、豆腐乳、酸菜等我爱吃的菜。临走前,还不忘叮咛一番,再用麦乳精瓶子装上几瓶菜让我带着,说这样既能省点伙食费,又能增加点营养。chT安康新闻网

把我送进高中之后,母亲又开始为弟弟当兵的事儿跑前忙后,最后硬是把弟弟送进了大西北的军营,后来又把妹妹送进了安康农校。高三那年,我转型学了艺术,母亲又带着我来到人生地不熟的省城西安,在吴家坟陕师大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拜师学艺。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从学校回来,远远地看到母亲在路口的地摊旁伫立着,一条旧围巾把头裹得严严实实。原来母亲为了凑学费,摆起了路边摊,看到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母亲我的眼泪夺眶而出。chT安康新闻网

焦急地等待中,大学录取通知书终于到了,但是面对几千块钱的学费,母亲彻底绝望了。当时弟弟远在军营,妹妹还在上农校,坚强的母亲决定带着我走出大山,只身来到安康谋生。她先后在冰棍厂、水泥厂、建筑公司打短工,后来在一位亲友的帮助下,卖起了馄饨肉夹馍,母亲的热情厚道受到了顾客的青睐,一时间门庭若市。chT安康新闻网

在一位好心朋友的帮助下,我也找到了工作。随着南下打工潮的兴起,一些好心人劝我:“乘年轻赶紧出去挣点钱,莫在这儿浪费青春”。工作中苦了累了,回到家我生闷气,发牢骚,撂挑子。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苦口婆心开导我,在她的鼓励下,我终于坚持了下来。chT安康新闻网

就这样,母亲靠着她的坚韧、勤劳、顽强、拼搏,和我相依为命,一步一步站稳了脚跟。几年后,弟弟从部队复员去南方做起了生意,妹妹也远嫁江南,我们的日子总算一天天好起来了。chT安康新闻网

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一向热爱生活、乐观好学的母亲喜欢上了舞蹈,练起了瑜伽,学会了电脑。凡是参加重要的节目表演,母亲就让我为她拍照片、录视频,还发在朋友圈,看到亲朋友们纷纷点赞,母亲开心极了。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63岁那年,突然说她想学开车。全家人都极力反对,一来担心她的安全,二来母亲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断定她考不过。反正劝也没用,我们就随她去,一旦通不过,她肯定会放弃的。学车那些天,母亲像着了魔一样,天天趴在电脑前答题,一本字典都被她翻乱了,还密密麻麻地记了好几大本笔记。chT安康新闻网

整个流程下来,除了科目二考了两次,其它都是一遍过,这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母亲的毅力彻底让我们折服了,她也成为多年来考取驾照年龄最大的学员。领证那天,电视台、华商报纷纷作了报道,母亲一下子成了网红,别提有多高兴了。chT安康新闻网

也许是多年来的过度操劳,母亲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了。2018年6月,无疑是一个黑色的夏天。一向活泼开朗、喜爱运动的母亲突然病倒了。拿着病历,手都在发抖,说啥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经过多次确诊,这已经是铁的事实了——可怕的癌症!chT安康新闻网

这已经是母亲第三次患癌了,前两次分别在1994年、2004年,这一次,我们不敢有过多的奢望,默默祈祷母亲能否像前两次一样,至少再活上10年、20年……,让我们再好好陪陪母亲,让她尽享天伦之乐。chT安康新闻网

手术的日子很快确定了,听说是从北京来的专家,我们的心里多少也踏实了一点。手术用时整整一个上午, “放心吧,很顺利” ,走出手术室的主治大夫安慰我们说。 经过两个月的精心治疗,母亲又恢复往日的笑声,烦闷了就开着车出去转转,适量做一些健身运动,但是精神状态却大不如从前了。chT安康新闻网

临近年底,噩耗再一次袭来,母亲的癌细胞已经转移了。这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母亲啊!您操劳了大半生,还没好好享享清福,难道就要和我们诀别吗?“我们决不能失去母亲,就算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为母亲治好病 ”,弟弟迅速与解放军总医院的专家取得了联系,2018年12月20日,我们兄妹三个陪着母亲踏上了北去的列车,住进北京301总医院后,我们日夜陪护在母亲身边,盼望着她尽快好起来。chT安康新闻网

有一天,母亲说想洗头,弟弟给她洗完后,头发全都缠在一起了,医生建议将头发剪掉。看着一头秀发没有了,一辈子爱美的母亲放声恸哭。看着母亲伤心欲绝的样子,我们心都碎了,但也只能尽量安慰她不要激动,积极配合治疗。chT安康新闻网

这注定是一个寒冷而悲怆的冬天。眼看着年关一天天临近了,母亲思乡心切的样子我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决定回家过年,“就算抬也要把母亲抬回去”,弟弟说道。2018年农历腊月27日,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行程。这——也成为母亲陪我们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chT安康新闻网

2019年正月十六刚过,母亲再次住进了301总医院,持续的放疗、化疗,反反复复,半年下来,母亲骨瘦如柴,身体也极度虚弱。2019年6月,在医生的建议下,母亲艰难地回到了安康。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疼痛在一天天加剧,彻夜难眠。看着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的母亲,我们心如刀割,束手无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母亲尽快好起来,期盼着奇迹再一次出现。后来,母亲的一条腿也不能动了,只能勉强进一点流食艰难度日。病魔正在慢慢地吞噬着母亲的身体,坚韧如刚的母亲每天都在和病痛做着生死较量……chT安康新闻网

2019年8月27日, 按阳历算,这一天恰好是母亲的生日。上午11点左右,正在和领导商量筹办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图片展的我突然接到妻的电话,说母亲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让我赶快去。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chT安康新闻网

跑进病房,看见医生正在给母亲做电击,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奔而来。我跪倒在母亲的病榻前,泪如雨下。我轻抚着母亲的额头,亲吻着她的脸颊,一遍一遍轻声呼唤着她,但是任凭我怎样呼喊,母亲始终没能睁开双眼。chT安康新闻网

世间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母亲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她深爱的儿女和这个世界。而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也成为我今生最大的遗憾。chT安康新闻网

我们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一向活泼、开朗、精力充沛的母亲,竟然在67岁这年狠心地抛下她深爱的三个儿女,将生命定格为永恒。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真的走了!但是她留给我们的“财富”极其珍贵。她是一位勤劳的母亲,他让我们懂得,要想取得一番成绩,没有捷径可走,唯有勤奋工作,方能补拙;她是一位纯朴的母亲,她教会了我们做人就要踏踏实实,以诚待人;她是一位仁爱的母亲,他教会了我们要宽以待人,要有仁爱之心,不可有害人之念;她是一位努力进取的母亲,他教会了我们无论面对多大的苦难,都永不言弃,唯有以坚韧不拔的毅力,顽强拼搏的精神才能走出泥沼、赢得美好未来。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的优秀品质,时刻光照我们砥砺前行!chT安康新闻网

母亲没有远去,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chT安康新闻网

 chT安康新闻网

(责编: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