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我和《安康日报》
2020-11-20  来源:本站原创

□ 杜光辉48k安康新闻网

在冬季如春的三亚,刚刚写完中篇小说《麻柳火车站的爱情》,就接到陕西朋友的微信:《安康日报》用一个版面,发表著名文学评论家姚维荣评论我的长篇小说《大高原》的文章——《大情大爱<大高原>》。一时间,感慨激涌,思想万千。安康的乡党、文友、同事,对我的大情大爱,又一次浮现,历历在目。48k安康新闻网

上世纪80年代的前十年,我在安康铁路分局所属的毛坝关火车站谋生,此地属安康地区紫阳县地盘。我开始了写作,对文学似懂非懂,照猫画虎,照葫芦画瓢,写些看似文学又不是文学的东西,四处投稿,祈求发表,每每铩羽而归,退稿信收了200多封,还是难见铅字,由豪气万状转为沮丧至极。48k安康新闻网

时任《汉江文学》主编田尔斯先生,约我到安康城里的编辑部,沏了紫阳茶,给我讲我写作的毛病,讲小说的空灵和悬念,讲情节与人物刻画。我这才知道,空灵如同国画的留白,小说不能写得太满,懂得了好的小说除人物性格,还有许多写作技巧。48k安康新闻网

时任《安康日报》副刊编辑陈敏先生,副总编倪嘉老师,都是全国很有影响的诗人,帮我修改作品,发出一篇又一篇习作。48k安康新闻网

我刚刚在文学道路上蹒跚学步,对文学前途的观望如隔着喜马拉雅,探究山那边的跳蚤和虱子恋爱,老鼠给大象配种,毫无自信。在《安康日报》发表的作品,增强了我写作的自信,踉踉跄跄地在文学长路上坚持下来。多年后获得了那么多的文学奖项,发表了那么多的作品,其意义和价值,都比不上他们帮我在《安康日报》《汉江文学》露脸的作品。48k安康新闻网

当时的安康铁路分局宣传部副部长李康平,小说已被《小说选刊》转载,跑到我当时供职的万源火车站,帮我解决创作上、生活上的困难,随后将我调入分局宣传部负责文学创作。他还帮助了一批作家,给他们提供创作条件:将获得首届百花奖头名的姜汤调入宣传部;将作家李俊勇调到宣传部,李俊勇后来发展为《中原铁道报》主编;将作家曾茂辉调入宣传部;将作家陈连生调入宣传部……48k安康新闻网

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李康平是安康铁路分局的文学领袖,安铁文学之父。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我的文学创作受到各种打击,人生跌入低谷。分局党校校长冯进保、干事席透、职工乔全河,一次一次给我打电话,鼓励、声援,到处为我鸣不平:“杜光辉的写作不是资产阶级的成名成家思想泛滥。”他们还跑到分局找党委书记、政治部主任,为我的创作排除障碍。二十年后,我的长篇小说《大高原》出版后,原安康分局的胡君先生又第一时间写出评论《文学的自信》。48k安康新闻网

路遥去世的第二天,我携家带口跨过琼州海峡,闯荡海南,艰难谋生,在中国最靠近赤道的地方坚持写作。安康文友的目光竟然越过千山万壑,一直关注着客居孤岛的我和我的创作。我初到海南,到处漂泊,生存极度困难。陈敏先生找到陕西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陈忠实老师,谈了我的生活状况。陈忠实老师给陈敏说:“你给杜光辉联系,他在海南混不下去就回来,我负责给他安排工作,咱不能让这么有前途的作家在人家的地盘上流浪!”有了陈忠实这话,我再在海南挣扎,心里就有了底气。48k安康新闻网

现任安康日报社总编辑刘云先生,素不相识,多次打电话和我联系,表示对我创作的支持,希望我给家乡的报纸写稿。以致后来,我在《安康日报》成功地开了专栏《文学创作与欣赏》。48k安康新闻网

这些年里,我每发一部小说,每获一次奖项,陈敏先生和安康的文友就打来电话,鼓励、表扬、支持。长篇小说《大车帮》的前身《西部车帮》出版后,著名文学评论家姚维荣教授在他的《陕西长篇小说研究》中,专门研究了这部小说。《大高原》出版后,他又在《光明日报》《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学报》《文艺报》发表推介文章,指出“大高原的写作是种久违的蛮性写作”。48k安康新闻网

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出版后,安康著名评论家叶松铖先生立即表态,《可可西里狼》是新世纪最好的小说之一,是我国生态文学的重要作品,写出多篇评论文章,在《人民日报》发出《灵魂深处的拷问》,在《绿色时报》发出《来自灵魂的夯声》。48k安康新闻网

长篇小说《适天石》在网上贴出后,著名评论家方晓蕾用了两年时间,跟踪评论。他的专职工作却是医生。长篇小说《大高原》出版后,青年评论家唐玉梅立即和我联系,采访了一些创作资料,写出评论《让传统人文精神驻守文学自信的高原》。我一直不明白,学英语的她怎么拥有如此深厚的文学修养?48k安康新闻网

更令我感动的是我离开安康十年之后的一个晚上,我竟然在电视上看到来海南旅游的一位安康乡党,借用电视台的镜头,大声向我问好:“我祝愿我们安康的著名作家杜光辉在海南幸福如意!”在那一瞬间,剧烈的情感击打着我的灵魂,眼泪汹涌而出,再看屏幕,我并不认识这位乡党!事后,我多次给安康的朋友打电话,打听这位乡党是谁,想当面表示感谢,一直未能如意。我至今还给这位乡党承诺,如果能联系上他,我把发表的所有文字全部赠送给他。48k安康新闻网

我的一生坎坷,文学道路艰辛,愚笨但不失勤奋。非常幸运,每当我在文学道路爬行得精疲力竭的时候,总会有人伸出无私的双手,搀扶着我的肩膀,挣扎前行。在这些胳膊里,有许多来自安康。48k安康新闻网

这些帮我的人,绝大部分不曾谋面,没有任何利益往来,只有乡党、同事、作家、编辑、评论家、读者的情感和文字交流。48k安康新闻网

在物欲横流、利益交换的今天,能享受到这么干净的友谊和支持,享受到这么纯粹的文学,不是幸运是什么?48k安康新闻网

二十八年了,我一直想回安康,那里是我文学起步的地方,有那么多牵挂我的朋友,不回去说不过去。但就是忙于写作,一篇一篇地写。又细想,多写一篇少写一篇,算得了什么,为什么不了却回安康这个心愿?48k安康新闻网

这些年,评论我的文章见诸许多报刊,但我更看重《安康日报》。 48k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