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来年再聚首
2021-02-10  来源:本站原创

□ 朱明富qrz安康新闻网

异乡打工二十多年了,正出腊归,已成为一种不变模式。对于许多像我一样远涉千里,饱受别离之苦的打工人而言,从春到冬的时间是那样的漫长,难耐。因此,回家便成了日复一日的思念,回家过年更是望眼欲穿的期盼!qrz安康新闻网

十八岁那年,我没考上大学,父母虽没有过多地责备,自己却觉得没脸在家乡混了。暑假里,邻居两个叔婶回来看望老人孩子,临走前,我软磨硬缠跟着他们一起到廊坊的板厂打工。那半年我加班加点地苦干,挣了1万多块钱,自己节吃俭用,给家里打了1万块。母亲心痛的托人带话叮嘱我年底早点回来,而我嘴上答应,心里却拿定主意,不混出个人样决不回家。qrz安康新闻网

可到了年底,表叔表婶还有好多的工友都抢着买了车票,天天计算着回家的日期。腊月二十五,厂里贴出了放假通知,第二天,一百多工人的大厂子跑得空荡荡的,只剩我和看门老头了。迎着刺骨的寒风,我凄凄地站在结了冰凌的马路边,望着老乡们一个个背大包提小包,满脸兴奋地挤上长途班车,消失在视线尽头,我的心也像百爪在挠一样难受。qrz安康新闻网

那天夜里,我孤独地蜷缩在宿舍里,感受着从未体会过的寒冷。我知道年前再没有车次了,回家已无希望,好几次从梦中醒来,朦胧中回忆着父母在门前等我回家的焦急眼神,泪水牵线似的打湿了枕头。这是我第一次出门,也是第一次在外过年。除夕夜,我和门卫老头一起就着馒头、粉条白菜炖肉,喝了瓶二锅头,鼻子一阵阵发酸。那时候,我和父母都没有手机,平时联系都靠写信。此时,只能遥望家乡的天际,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亲人!qrz安康新闻网

有了这样的经历和感受,以后的每年年底,无论有钱没钱,也不管车票如何难买,我都要想一切办法回家过年。但有次回家的经历,想起来就让人气。那是2008年春节,我比以往提前了半个月回家,好帮父母做点准备过年的杂活儿,谁知一场罕见的大雪,使多个省市不同程度受灾,无数电力、供水设施冻坏,千万个回乡人滞留归途,我也是其中之一。qrz安康新闻网

本来要坐班车走高速的,车子上路不到一小时,前方就堵起了长龙,广播里播出了高速封闭的消息,我们被“搁”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路上。四处山川田野白茫茫一片,从上午等到晚上,从夜里熬到天亮,饥寒交迫,就连想“方便”一下都很困难。到第二天中午,我们分乘交通部门派来的小巴士,被送到保定车站,幸运地抢到了次日下午的车票,这时大家才松了口气。谁知第二天所有车次顺延,好不容易捱到第三天上了车,也是“走”一站停一站。因为停电,火车在一座不知名的桥上停了整整一夜,原本一天的路程,这次我们竟在路上“溜达”了一周时间。qrz安康新闻网

我经过了一些事才能明白,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途中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插曲,想开了,凡事顺其自然,强求难悦,欲速不达。就像那次回家,起了个老早,却赶了场晚集。在外时间久了,和家人聚少离多,常常有一种愧疚感萦绕在心头,总觉得没尽到为子为父为夫的责任,即使按时打了几乎全部的收入,也抵不了日常的陪伴。父母一年年老了,我也知道“高堂在,不远游”的道理,但为了让他们晚年生活过得好一点,我不得不出去打拼,还跟人合伙开了家板料加工厂。qrz安康新闻网

去年春节回家,因为疫情防控,家乡也实行管控,进出道路都设了卡点,严格控制人车流动,购买生活物品必须凭购物卡在指定范围出行。由于平时不在家,过年期间,我特别想去给老丈人和舅舅拜年,但几次都被执勤点工作人员给拦了回来,社区干部还对我的“冒险行为”给予了严肃批评。qrz安康新闻网

当时流行一句口号:宅家就是作贡献!于是我天天窝在家里,陪在父母妻儿身边,直到疫情过去,道路解封,政府号召复工复产,我才返回打工地上班。后来,我算了算,那次回家过年,耽误的时间太长,“黄”了两家客户,假如不回家,起码多赚好几万元。qrz安康新闻网

入冬以来,河北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患者,有的地方成为了疫情中高风险地区。我开始担心自己再晚一点就不能回乡和家人团聚,于是在进行了核酸检测后,我自驾回到了家乡。但没想到,我的车没下高速,就被执勤的政府干部和工作人员拦住,他们对我的行程轨迹了如指掌。按照县疫情防控指挥部1号通告要求,必须立即集中隔离,进行医学观察。就这样,我被专用车拉到集中隔离点,在这里要经过14天的隔离观察,再进一步进行核酸检测后才能回家。qrz安康新闻网

这些天,我在隔离点反复思考,虽然过年返乡和家人团聚是情理所在,但也应以大局为重,多为大家的健康安全着想。为了让家乡的亲人平安过年,我们尽可能与家人“云团圆”。春节年年有,来年再聚首!你的一次“留下来”就是为国家作了一份贡献! qrz安康新闻网

(责编:王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