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大月亮,小月亮
2021-09-22  来源:本站原创

□ 黄开林PcP安康新闻网

身在异乡,月照轩窗,就会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想到在一起长大的伙伴,有了为故乡写点文字的冲动。思乡,乡愁,不一定在中秋,平时想得更多。流水青山依旧,田园老树还在,草鞋垭的人已多成陌生面孔。岚河的月流动着、破碎着,波光粼粼,溢彩流光,很清纯,很安静,不夺目也不张扬,每块石头、每粒细沙都泛着光泽。太阳梁的月是高端的、悬着心的,虽说高高在上、远在天边,却是柔和可亲,大方,公平,每一个死角都要“照顾”到。PcP安康新闻网

入乡随俗,在上海就得爱上海、写上海,秃子跟着月亮走,不沾光也要沾点海派文气。上海大气包容,不欺生,不问过往,得容人处且容人,并且给你意想不到的呵护和尊重。尽管语言不通,生活不习惯,仍然有写不完的题材,写得起劲了就收不住,毕竟有江南的韵味,一切都那么新奇,无暇懒惰,不想懈怠。家乡情装在心里,融入血液,挥之不去,两者兼顾不厚此薄彼,写岚皋的文章登上大地副刊,两地远隔千里,八竿子打不着,供职单位的领导设家宴庆贺。那天也许都喝了酒,走在金山嘴渔村的海塘上,海风吹来,头发散乱无羁,虽未酩酊大醉,却也满眼朦胧,月辉洒在脸上,印堂发亮,眼神放光,每个人都是那么可亲可爱,都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豪气干云!PcP安康新闻网

空闲了就写家乡,诉诸笔端的都是怀旧、是思念,毕竟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恩于我,写是本分、是良知,不写是忘本、是愧疚。我得学月光,该出手时出手,该收敛时收敛,该放下时放下,阴晴圆缺,不动声色,不计较认不认可,不在乎肯不肯定,有一分光就明一角暗室,有几分皎洁就亮一片天地。PcP安康新闻网

老家对面是圆圆的一大坝子水田,小地名叫月儿坝,那儿住着两户人家,老大叫胡发仁,老二叫胡发义。河边一排金竹,就像姑娘的刘海,遮住说不出的妩媚,月儿坝的人户很神秘,踮着脚也只能瞧见房屋一角,想去串门,两只大黄狗在院坝边卧着,让人望而生畏。当老人把月食讲成天狗吃月,我们就把黄狗视为天狗了。PcP安康新闻网

小时候的一项娱乐活动,就是仰望夜空,圆圆的月亮在稀疏的白云里飘移,像纱巾擦拭镜面,走得慢,不停歇,里面隐约有水墨图案。照在对面的栎树林,山的剪影蓝幽幽的,树叶泛起绸缎般的光泽。没有月亮之时,繁星点点,银河一泻千里,像礼花飞溅,十分壮观,有月亮出来,大部分星星捉迷藏去了,才明白啥叫皓月当空、月朗星稀。走夜路时,水田里有月亮,人就不害怕,我走,月亮走,我不走,月亮也走,看起来不等我,其实一直在回望,远远地打着伴儿。就想起婆口中的童谣,现在已记不太全:“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提笆篓。笆篓破,装窑货;窑货尖,戳上天;天又高,打把刀;刀又快,好切菜。”还有一首:“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学篾匠,嫂嫂起来补裤裆。东一补,西一补,补了一个花屁股。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学篾匠,嫂嫂起来打鞋底,婆婆起来舂糯米。糯米舂得喷喷香,打起锣鼓接姑娘。”在老人和稚子那里,月亮就是童心,是魔镜,是土得掉渣的乡土文化。PcP安康新闻网

离中秋还有一个多月,我在一个叫松隐的地方吃到正宗亭林月饼,刚岀炉,还有温度,瘦肉馅的能吃出饺子味来。走时主人让带上两盒,有猪油夹沙、五仁百果、清豆沙和椒盐四种。当我吃到异乡花样繁多的新鲜月饼时,就想到过去的苦寒岁月,想起娘和婆的苦命,草根树皮吃过,就是没吃过月饼。记得一年中秋,月亮又大又圆,煤油灯也不用点,翻箱倒柜,家里只有半碗米、几个红薯,婆和着一大锅清水,熬了稀稀的粥。舀了端到院坝中间,月亮就在碗里晃荡,粥喝完了,月亮也不见了。婆有一句话我一直没忘:“白天不行有晚上,晚上黑了有月亮,不要缩头,总有转运的那一天。”PcP安康新闻网

在溢河小学读书,一个周末,陈易庆约我步行三十里山路到县城去,问他父亲要点生活费。回来时天已黄昏,巧遇原先的两位女同学,她们家中条件宽裕,能转学进岚中就读。还有一位美少女,听口音是花里人。易庆打先锋,我殿后,过了渡船口,走到五里堰天就黑了,好在有月光,一路说着话,很快就到了蔺河口,上游的芳流白天下过雨,原先的跳石已淹没,只有哗啦啦的流水拍打着堤岸。我们挽起裤腿,女同学不敢下水,只好放下矜持,让我们两位男同学背着过河,感觉到有月光在脖颈抚摸,有月光在胸前缠绕,背上背的人一点也不沉,像飘飘欲仙的嫦娥。此时的月光,要明不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捧在手心怕溜了,衔在嘴里怕化了。到地儿了,挥手告别,各回各的屋,只有月光不回,从集体宿舍的窗子照进来,不离不弃,梦里陪伴。PcP安康新闻网

纸短情长说乡思,当年明月在,不见彩云归。不归也忘不了老家,草鞋垭宽敞,有仙人脚、月儿坝,走到此处,总有豁然开朗之感,再往上走,山就越狭窄,不是坡(苟家坡)就是沟(猪草沟),天空一线,月亮比簸箕还大,亮如白昼。山在上海是稀罕物,没有屏障,一展平洋,天高鸟飞,海阔鱼跃,月光洒在地上,淡淡的,忽略不计。魔都大上海,霓虹闪烁,夜色璀璨,月色变得可有可无,人也渺小了。其实,月亮没有大小之别、明暗之分,是我们的心态起了变化。襟抱大了,心胸宽了,月亮就显得小些,怀乡之情就会愈发浓厚。其实,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大小,都可以让人看见自己,看见故旧,也看见世界。PcP安康新闻网

(责编:朱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