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雪事
2021-11-24  来源:本站原创

□ 熊聆邑xYs安康新闻网

冬天,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窗外银装素裹,四周白光刺眼,煨一壶烧酒,炒两碟花生米,躲进柴火房,就是父亲一整天的闲暇。火苗把屋里照得红彤彤、亮堂堂,温暖了整个屋子,一阵阵青烟夹杂着火星子,顺着烟囱涌向天空。xYs安康新闻网

父亲坐在炉边,影子打在墙上忽明忽暗,忽肥忽瘦。母亲笑着说:“这是老天爷在给你放假呢。”说罢又朝火炉里添了几根柴火,给父亲倒了杯酒,给自己倒杯茶,继续做起针线活儿。xYs安康新闻网

咳咳,咳咳……伴着几声沉重的咳嗽,父亲走向屋外,看见不远处,一个人影走在曲折的山径上,穿得略显臃肿,身后跟着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父亲赶紧招呼我叫他大伯,他看着父亲说:“今年这雪下得真大呀!”父亲笑着说:“冬不冷,夏不热,五谷就长不起来。”看见他们脸色冻得绯红,鼻孔里呼出一阵阵热气,赶忙请他们进屋烤火,父亲喝酒也算是有人作陪了。xYs安康新闻网

屋外又恢复宁静,雪花徐徐而落,山路上走过的足迹很快就被大雪掩盖,矮房子像是一只猫,蜷缩在雪堆里。xYs安康新闻网

我和小伙伴跑到院子里猜测雪的味道,仰起头张开嘴巴等待雪花飘进嘴里,可是还未到嘴边就被呼出的热气吹得无影无踪。我们躲在草垛后面打雪仗,摇晃着树上的积雪,惊得大呼小叫。周围的小鸟也在树林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直到手冻得冰凉,我们才一路小跑回到屋里。xYs安康新闻网

大人们的话题始终围绕着:怎么种地,怎么攒钱,谁家挣了大钱,谁家日子最难,乡里乡邻数了个遍。听着他们的话,忽然间看见窗外的麦田,我有了一个猜想,麦子在厚厚的积雪下又是怎样的光景呢?它们的根茎在土里,会不会正畅想着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尽管寒风吹雪,也不能伤及它们分毫。xYs安康新闻网

傍晚,大伯低声说了几句告别的话,便踏上离去的脚步,还是沿着那条山径,像一个黑色的点,画出雪白的足迹,我知道那些足迹会在一夜过后被抹平,好像他不曾来过,也不曾离去。父亲带着几分醉意,静静看着柴火燃烧成灰烬。xYs安康新闻网

他沉思半晌说:“要不,我还是出远门,看能不能多挣点钱?”他的声音很轻,母亲没有回应,只是忙着收拾厨房里的碗筷。父亲又说:“跟着他(大伯)一起出去,也能有个照应。”母亲淡淡地说:“就知道几年不上门,上门没好事,你要去就去吧。”毕竟,我上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母亲同意了,父亲长舒一口气,我听见窗外的积雪从树梢滑落,发出急切的簌簌声。xYs安康新闻网

算好出行吉日,母亲提前装了满满一大包行李,结果出门那天依旧是大雪纷飞。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路上,我和母亲跟在身后,他几步一回头叮嘱我们早些回去。飘落的雪花在他头上堆出一抹白,直到身影绕过山梁,我们才回家。xYs安康新闻网

有人说冬天代表结束,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所有的心事都会藏进雪里,万事万物也将不复存在。但我却觉得,万事万物哪有真正的消亡呢?冬去春来,麦苗继续生长,人们继续为美好生活而努力奋斗,也许选择的方式不同,但目标始终没有改变。xYs安康新闻网

父亲出门找了很多工作,扛过水泥、下过煤窑,也当过染坊工人,他去过很多城市,写了很多书信诉说着生活的艰辛,惹得母亲每次读信都要流一遍眼泪,还不住地叮嘱我要好好学习。xYs安康新闻网

直到多年以后我考上大学,农村工厂开办起来,种地养殖也有了政策补贴。父亲回到家乡,满怀激动地扛起锄头,重新在土地上劳作,农闲时就进工厂务工,生活也渐渐有了起色。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依旧喜欢躲在柴火房里煨酒煮花生,和母亲诉说着种种往事。偶尔,也有几个邻居前来闲聊,好像那些出门在外的日子都只是一场梦,艰难的岁月在他口中也变得轻描淡写。他心里充满愉悦,为我考上大学而骄傲,为他走出大山敢闯敢拼而自豪,他完成了他的使命。屋外,雪花还是一样静静地飘落,山路上的足迹,也再次被层层遮掩。xYs安康新闻网

 xYs安康新闻网

 xYs安康新闻网

(责编: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