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网络中国节·元宵|童年的元宵节
2022-02-16  来源:本站原创

□ 魏青锋cwt安康新闻网

如果把春节比作是一场期盼已久的精彩大戏,那么到元宵节,这出大戏就慢慢接近了尾声。儿时的我对元宵节的情感是比较矛盾的,既有对元宵闹社火的期盼,又有对春节快要落幕的惆怅,另外还夹杂着马上要开学的焦躁。cwt安康新闻网

每年元宵节,父亲就早早地喊我起床,早饭还没吃两口,村巷里就传来阵阵激昂的锣鼓声。从正月初十开始,各村的社火队各自在家门口闹腾表演,等到元宵节,全部社火队都要齐聚在场坝前进行社火比赛。cwt安康新闻网

长长的社火队伍由划旱船队、高跷队、老年舞蹈队、舞狮队组成,在去场坝的途中经过村巷时,会在五个点耍社火,这五个点的选取颇有讲究,经停门前的人家或是有结婚升学的喜事,或是提前打点好希望新年讨个好彩头。父亲提前做了工作,社火队会在我家门口耍社火。打头的三个壮汉抬着一面大鼓,一番震耳欲聋的鼓乐完毕,我立即点燃了鞭炮,随着“噼噼啪啪”的声响,一簇簇明亮的火光在烟雾中跳跃。炮声才落,弥漫的烟尘中又响起一通鼓乐,接着一对旱船晃晃悠悠地走过,高跷队两个人抬一个,还做着翻身的动作,老年舞蹈队扭腰摆臀,手摇蒲扇彩带,挤眉弄眼,惹来一阵“哈哈”的笑声。压轴的是舞狮队,三只狮子蹦蹦跳跳、摇头摆尾,一会儿头聚在一起,互相顶牛,一会儿一只又爬到另一只的背上……cwt安康新闻网

几十米外,掌印伯已早早站在门口,东明哥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每年社火队都要在掌印伯家门前表演。掌印伯准备了两大盆糖果花生,表演结束后,满脸笑容的掌印伯会给每人塞一把糖果。连续在五个点耍完社火后,长队伍就敲敲打打向着场坝的方向去了。我趁空跑回家,中午的饺子已经煮好了,父亲正在补我的红灯笼。前天晚上提红灯笼跑动时,蜡烛倒了,红灯笼烧了个大洞。父亲正把一张红纸剪成椭圆形,糊在灯笼外面。草草扒拉了几个饺子,我又要往外跑,背后传来母亲的声音,“晚上吃元宵,你早点回来!”cwt安康新闻网

等我到时,不大的场坝已经是人山人海。刚站定,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炸响了。各村的社火队各占据一个方位,长长的鞭炮从旁边的树上垂下来,空中一道道闪电,青色的烟雾腾起来。这边炮声刚落,那边又续上了,四个方位的鞭炮放完,中间的冲天炮又点着了,冲天炮吹着呜呜的长哨音,在空中划出一条冲天的白线,在最高点“咚”的一声震天炸响,二十余枚冲天炮响过后,鼓乐齐鸣。cwt安康新闻网

一通鼓毕,耍社火比赛开始,各村的社火队精神抖擞,都拿出看家本领,时而各占一角,转圈走秀,时而又聚在场坝中央,你来我往、爬高爬底。最精彩的还是舞狮队,三只狮子一只站在一只的肩上,层层叠落,直到三只狮子直立着,比房檐还高,最上面的狮子还高高地抛起绣球,从上到下缓慢移动,大红的绣球稳稳地落在口中,赢得一片喝彩声。最后的老年舞蹈表演,四个队伍的老人合在一起,脸上涂得五颜六色,深褶子里都写满笑意,随着欢快的节奏翩翩起舞,最后排列成“春节”两个字,音乐渐歇表演结束。cwt安康新闻网

等我回家后,母亲和姐姐正在包元宵,那时的元宵不像现在有各种味道,母亲准备的只有白糖芝麻馅。芝麻在锅中炒熟,在案板上擀碎,倒入白糖拌匀,随后取适量猪油烧热,倒入芝麻中,这样白糖芝麻就有了黏性,然后搓成小圆球,放在铺满糯米粉的盆子里,不断摇晃,小圆球粘了糯米粉变成大些的白球,这样元宵就做成了。cwt安康新闻网

此时父亲已烧开了水,元宵在锅中煮一会儿,就翻滚着浮了起来,我和姐姐的碗里会多一些,舀一颗放入口中,闭着眼睛轻咬一口,浓稠的酱汁在嘴里弥散开来,一丝甜蜜在齿间舌尖萦绕,瞬间感觉到久违的幸福。吃完后我还有些意犹未尽,母亲要把碗里的几颗倒进我的碗中,姐姐一把拉起了我:“妈,你自己吃,我们吃饱了!”我们提着红灯笼,准备去看烟花表演。cwt安康新闻网

小顺叔利用腊月的空闲时间,把一块块方形的红砖掏空,里面装满花药,花药是由火药和铁末混合而成,装花药是个技术活,装得瓷实了危险,红砖爆裂容易伤人,装得松了,烟花又喷不上高度,影响效果。此时这些方形的“烟花筒”依次摆在了场坝中央,小顺叔不时地提醒提着红灯笼的小孩子距离远点。等到晚上八点半,圆盘似的月亮挂在半空,队长一声令下,大伙都退到台阶上,小顺叔捏着红亮的香头触到红砖外露出的药捻子,随着“滋滋”声药捻子进了红砖内,“嘭”的一声响动,一股靓丽的火花喷涌而出,先是一棵透亮的小树苗,不断长高,最后喷射到两米多高,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烟花树,明丽的花朵照亮了一方天空,也引来了阵阵惊呼。随后小顺叔同时点了两块红砖、三块红砖,直到最后十个人同时点燃十块红砖,偌大的场坝瞬间成了一片烟花的海洋。看完烟花,我催着姐姐赶快回家,我猛然想起自己的寒假作业还没有写完,数学老师那严厉的表情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cwt安康新闻网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自大学毕业后进城生活,我很多年没有在农村过元宵节了,由于安全环保的原因早已取消了土烟花的表演,但闹社火的传统一直保留着。我想现在的闹社火或许有了更多电子设备的辅助,会比小时候更加精彩、更加热闹。可有时候,我还是会想起童年的元宵节,那些小时候美好的记忆或许值得我们一辈子去咀嚼、去回味。 cwt安康新闻网

(责编: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