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915-3356512
  •  投稿邮箱:news@akxw.cn
 > 文旅 > 文化安康
老家的路
2022-06-29  来源:本站原创

□ 魏远垠ajJ安康新闻网

工作之后,四处漂泊,后来定居在一个小镇里,镇子离老家其实也只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但因为要步行三四公里山路,且大多是陡峭的上坡,很是难走,所以近年来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父母健在时,再忙,一两个月必须要回去看望他们一次。现在,父亲母亲都已经逝去,老家虽然山水依旧,却只剩下青少年的记忆。ajJ安康新闻网

我的老家小地名叫大庙沟。之所以叫大庙沟,是因为另一边还有一条沟叫小庙沟。虽然名为大庙沟,其实不足一平方公里大小,居住着五、六户人家,20多口人,有30多亩地和上百亩林朳,当年也算是一个红红火火的地方。前几年移民搬迁,有的到了城里,有的到了镇里,搬得最近的,也从山上搬到公路边上了。整个大庙沟,就变得冷冷清清。ajJ安康新闻网

今年清明节,我和往年一样,买了火纸香表,回老家祭祖。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到了水泥路的尽头,就开始步行。虽然一直是坎坎坷坷的羊肠小道,但毕竟是年年都要走几回的路,自然熟悉不过。先过一小沟,然后上坡。可是,才走了两百多米,前面的路便有些难以分辨了。分明是年年走过的路,却长满了杂草刺藤,难道是改道了?于是向另一侧看似能够通行的小道走去。然而,没走几步,前面却变成了泥坑,压根无法通过。于是又折回来,还是走原路吧,即使是刺架,也许还是能钻过去的。一只手提着祭品,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拨开刺藤或树枝,猫着身子,一步步艰难地往前爬行。好在这段路只有二三十米,过了这段路之后,便是三十多米的田坎路。这原本是十几亩稻田,现在早已荒芜多年,田里长满了杂草和小树。田坎路,虽然只有一两尺宽,但以前还可以骑自行车的,现在也长满了上米高的蒿子茅草,走在上面,一点也不踏实,担心突然会钻出个长虫什么的,心里一直忐忑着。ajJ安康新闻网

走完田坎路,上几步石坎,就到了山脚下修建的缓坡路,有两百米左右。在以前,这段路是比较容易行走的,可现在,走着走着,要么遇上一堆塌方,要么从路里面倒下几棵大树,要么路中间横躺着几个巨石……总之,不费一番周折,是很难走过去的。ajJ安康新闻网

最后一段路是最难的,上陡坡,三百多米。路的两边原先是上十亩薄壳地,二十年前就全部栽了杉树,树已成林,好几丈高,密麻麻一片。路从树林子中间穿过。同样的,以往年年走过的路,现在同样长满了杂草,空中还布满了蜘蛛网,我只好折一根树枝不停地刷,否则就网在了脸上。大集体的时候,我肩挑上百斤粮食上这面坡时,中间也只歇一次,十几分钟也就把坡上完了,而这次手上仅仅提了不到10斤的物件,就把我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消耗了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ajJ安康新闻网

祭完祖,返回的路上,遇到几个同样回老家祭祖的熟人,他们也都是五六十岁的人,就聊了聊彼此家庭近况,住在哪里,孩子都在什么地方工作等。然后我就提到回老家的路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互相就发起了感慨:如今啊,都搬迁了,除了回老家上坟、祭祖,谁还回老家啊。你看看,除了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有几个年轻人回老家呢?再过几年,恐怕没有几个记得老家的路了。ajJ安康新闻网

是啊,几年之后,几十年之后,人们真的会忘记老家的路吗?也许那时候,已经没有回老家的路了。但是,无论世事怎样变化,在我的有生之年里,老家的路即使再艰难,我也要走,因为那里是我的根,是我的魂,是我的念想。ajJ安康新闻网

 ajJ安康新闻网

 ajJ安康新闻网

(责编:许安)